“如果今天发生危机,会比2008年更严重” 全球经济衰退期真的不远了吗?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7日
       博鳌报告说, 伤口愈合得太快, 经常为下一次打下基础。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还在后头, 一些经济体至今还没有完全恢复活力。
        问题在于, 有一些迹象表明, 人们现在已经嗅到了危险再次来临的气息。 “如果今天发生危机, 那将比2008年的危机严重得多。”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3月29日表示, 他当时正在参加博鳌亚洲论坛“债务‘度’”分论坛。 至于原因, 他认为很简单:今天的负债率比2008年高很多, 互联互通、相互依赖程度也比2008年高很多。
       一旦发生危机, 整个世界都会受到波及 很快。 他甚至认为, 美国最快会在2020年或2030年进入衰退期, 使全球经济也进入衰退期。 虽然这一判断并未得到与会嘉宾的充分认可, 但债务的“程度”却得到了极大的关注。 对高负债率的担忧 “中国的负债率比去年下降了1个百分点, 但仍存在风险, 进一步降低债务去杠杆仍是政府的工作重点。” 朱敏说。 不仅是中国, Partners Group 的合伙人、国际金融协会前主席查尔斯·达拉雷也表示, 过去十年全球债务激增。 朱民提供了一个数据:全球债务占GDP的比重比10年前增加了80%。 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胡晓炼就债务问题进行了具体分析。 他认为, 美国的债务主要是政府债务, 而中国的债务主要是企业债务, 对经济的风险和实际损害是不同的。 在风险方面, 企业债似乎对当前风险的影响更大, 尤其是中国债券市场, 对市场信心的影响更大。 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拥有国际储备货币的优势。 , 虽然债务积累非常大, 但其风险性似乎并没有对市场造成如此大的冲击。
        但是, 从对长期经济增长的损害来看, 如果企业债务出现问题, 公司可以破产, 这对长期经济增长有积极影响,

但国家巨额债务 债务不同, 它用于一般政府支出,

透支子孙后代的潜在增长收益, 从长远来看, 它对经济的影响会更大。 “40年前, 花旗银行总裁说, 企业债务是主要问题, 因为国家不会强求。现在不是这样了, 不止一个国家​​破产了。” 查尔斯·达拉尔当然并不意味着美国作为一个国家会破产, 但他确实对美联储目前的一些做法感到惊讶。 朱敏的解释比较容易理解:当我们的债务和风险都很高时, 政策应对的空间就很小。
        西方国家政府负债率从70%上升到110%, 货币市场的实际利率很小。 为0或接近0。与2008年相比, 宏观风险较大; 但当时既有货币政策, 也有财政空间。 今天, 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空间非常小。 如果再有危机, 谁会是救星? “还有一个非常微妙的变化, 在风险非常高、利率非常低的时候,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突然急转直下, 停止了加息周期;所以今天的市场实际上是两股力量的对决。 贪婪和饥饿。” 朱敏说。 全球经济衰退有多远? 问题伴随着担忧。 Charles Dallare 并不完全认同朱敏衰退的时机:有这样的可能性, 但可能性不是特别高, 未来两年出现这样的衰退的可能性不到 40%。 Plymouth Rock Insurance 董事长、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前主席 James STONE 给出了完全相反的观点:“我认为没有人能准确预测下一次衰退何时到来, 因为经济本身是有周期的。但 什么时候到来, 没有人能准确预测, 因为市场是非常有效率的, 市场往往会战胜这种预测。” 至于时间点, 胡小莲提到了另一个层面的考虑:什么时候可能出现衰退? 要看中美贸易协议什么时候能达成,

如果中美贸易协议拖延很长时间, 衰退可能不会太远。 “中美贸易问题真正具有挑战性的影响是, 美国会加征25%的关税吗?什么时候实施?这将对全球经济产生巨大影响。” 朱敏引用了两组数据:2018年贸易增速低于全球GDP增速, 这在过去两三十年非常罕见; 2018年全球FDI投资总额从2017年的1.48万亿下降到1.2万亿, 下降18%。